特朗普是什么党派
本文摘要:特朗普是什么党派特朗普代表美国共和党。在美国时髦着这么一个说法,大学毕业了还不支持民主党就是没良心,35岁了还不支持共和党就是没脑子。在美国支持共和党的都是有一些资本

特朗普是什么党派

特朗普代表美国共和党。在美国时尚着这么一个说法,大学毕业了还不支持民主党就是没良心,35岁了还不支持共和党就是没脑子。

在美国支持共和党的都是有一些资本,经济条件相对较好的群体,譬如产业工人、农民、金筹资本从业者,与那些靠努力奋斗创造财富的人,都很强势。

共和党的理念就是这样,不同情弱者,对于非法移民不太友好,倡导小政府,建议削减公共支出,倡导减税。

疫情之下,各级政府采取各种手段对经济的负面影响很直接,共和党支持者们可以说首当其冲。他们自然要反对隔离手段,这侵犯到了他们的利益。

相反服务业从业者、非洲裔等相对弱势的群体凭着政府救济可以过得很好。所以守旧派的选民自然要去拥护特朗普。

美国不是福利国家,“奋斗立国”是其兴盛的基础,疫情只不过困难之一。

在守旧派选民看来,个人对于疫情有认识,选择的权力。假如由于个人选择而得病那样这是自然选择的结果,这是我们的问题,与政府无关。所以他们根本就不会责怪特朗普不负责。

相反他们州政府管控恰恰就是问题的根源,这给“他们工作和生活带来妨碍”。

假如特朗普输掉大选,将会发生什么?

2016年十月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辩论时,还是共和党候选人的特朗普被问到,假如大选失利会不会同意投票结果。特朗普的回话是:到时候再看。4年之后,当被问到假如在今年的竞选中失利、能否保证进行和平权力交接时,特朗普还是给出了相同的答案:到时候再看。在拒绝承诺进行和平交接同时,特朗普再度把矛头对准邮寄投票,把邮寄投票称为“灾难”。就交接问题遭到记者追问后,特朗普放话称,假如没邮寄投票,“大家或有很和平的,不是过度,是继续。”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预计在今年的大选中,或有超越1.98亿选民可进行邮寄投票。特朗普一直反对邮寄投票,觉得邮寄投票将引发舞弊,帮民主党取得选举。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过世后,最高法由历任民主党总统提名的自由派大法官仅剩三人,共和党总统提名的守旧派大法官则有五人。

特朗普提名补位人选后,守旧派大法官将增加到六人,占绝对优势。

鉴于特朗普已经多次表态不会随便让位,各媒体和研究机构对特朗普拒绝同意选举结果后会发生的状况作出了推演,而最后走向都是混乱,“无人知晓会发生什么”。

在功能上,选举人等于选民的传话筒。在12月投票时,选举人原则上需依据各州选民的投票结果选择总统候选人,偶尔也曾出现选举人不考虑普选结果、自行投票的状况。大多数州实行“赢者通吃”规则。比如,假如特朗普取得了得克萨斯州的普选,则该州的38张选举人票都归特朗普所有。在大选中,获得270张选举人票的总统候选人获胜。

选举每人数与国会参议院和众议院议员人数一样,外加哥伦比亚特区的3个选举人名额,现在为538人。各州有多少张选举人票人口规模有关。人口最多的加州有55张选举人票。

由最高法院决定选举结果?

目前特朗普又表示,他期望选举最后在最高法院结束。他补充说,这也是为何最高法院第三维持九名法官是什么原因。前女友大法官金斯伯格过世仅数天后,特朗普便计划飞速任命新人选一事引发激烈争议。

特朗普期望尽快填补这一空缺的职位,但民主党人和部分共和党人则需要等到总统选举结束之后。

美国最高法院共有9名终身制大法官。金斯伯格法官去世之后,剩下的八位法官中,有五位被觉得是守旧派。特朗普可以通过任命来巩固最高法院中的守旧派力量。迄今为止,特朗普已经新任命了2名大法官。

特朗普进入“表演时间”

虽然两党政治人物在大会上的表现都充斥着各色套路,但仅就讲述美国一般民众真实故事而言,两党大会可能都有一些可圈可点之处。

在民主党这边,除去在2016年提名希拉里时拿出美国联邦宪法小册子、为自己在伊拉克战场阵亡的儿子呼喊、批评特朗普移民政策的巴基斯坦裔爸爸第三亮相以外,被人印象深刻的应该还有家住佛罗里达州的11岁女生埃斯特拉·华雷斯(Estela Juarez)。

她的妈妈因为特朗普政府反对“童年入境暂缓遣返计划”而被驱逐出美国,进而致使他们全家骨肉离别。根据小埃斯特拉的说法,她曾在军队服役的爸爸在2016年由于相信特朗普会保护军人家庭而投票支持了特朗普,但这次不会了。

而在共和党那边,让人印象最为深刻的,应该就是被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头目巴格达迪折磨致死的凯拉·米勒(Kayla Mueller)的爸爸妈妈第三出目前公众视线当中。因为特朗普政府推行了围剿巴格达迪的行动,所以他们成为特朗普的忠实拥趸。

这部分个体故事虽然多少都能触及选民的某些情感,但也基本上是来自同温层的故事,非常难想象他们会改变另一党坚定支持者的想法,反而会成为极化对峙的新催化剂。

正如前次关于哈里斯人选对选情尤其是民调影响剖析的那样,从8月11日宣布副手人选到20日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结束为止,这大约两周的时间是民主党可能提振优势的“主场时间”。

但因为现在的两党大会几乎都前后脚地接连召开,再也不会出现如1992年民主党提名克林顿之后一个月共和党才第三提名老布什,从而为克林顿充分运作、拉抬民意创造足够时间的情形。

从现在综合民调表现出的成效看,拜登阵营并未将优势拉回到7月下旬之前的水平,但也有效阻击了共和党借助8月24日开始的一周“主场时间”继续缩小差距的努力。

进而,两党选情在各自大会之后因为差距缩小,因而比以往更具角逐性的略显胶着态势。

互贴“标签”加剧政治极化

因疫情应付不力和经济萎靡等问题,特朗普的民调支持率曾较大幅度落后于拜登,最近这一差距正在缩小,民调机构“特拉法加集团”8月28日录得的最新数据显示,在两党大会结束后,特朗普民调支持率领先拜登2个百分点。

陈佳骏剖析,民调支持率存在“会后抬升”现象,两党大会中媒体不断炒作有关话题,选民的热情程度因此上升。伴随时间推移,候选人的支持率交错还会第三出现。

尽管在争取选民的道路上都有所前进,但两党现在仍有一些弱点难以突破。

陈佳骏指出,作为非执政党的民主党更难打造话题,只能通过舆论重压获得优势;共和党想要复制2016年大选的尝试,但在今年美国危机叠加的状况下实行成效仍未可知。

美国在疫情期间举行大选存在很多变数,两党对可能决定选情的摇摆州加强了宣传投入。美国“政治”网站报道,特朗普竞选团队今年在弗罗里达州投放的竞选广告支出已超越2016年全年支出。拜登竞选团队预计将支出2.8亿USD用于在电视及数字媒体投放竞选广告,重要摇摆州将是投放重点。

这部分充斥在媒体、社交平台与民众平时生活的竞选宣传,既夸口本党派候选人的个人魔力,也或明或暗地罗列角逐对手的种种缺点。在民主党的竞选广告中,拜登跑上楼梯和特朗普走“下坡路”的镜头相继出现,政治隐喻已不再含蓄。共和党的广告更是以完整篇幅攻击拜登的很多方面。

特朗普做不好的事情,也不让民主党做好,这是合格的美国政客

美国的累计确诊立刻就要突破90万人,累计死亡已经五万人,特朗普目前还能做什么?他目前能做的,就是尽快推进全国复工,由于控制疫情已经不可能了,还不如舍车保帅,保就业,保他一个人的基本盘,来为之后的大选做筹备。

这一点他的选择其实是非常了解的,也是他一直在不断推进复工的重要原因。

任何国家都有地区进步差距,美国经济比较发达的主如果东西海岸,中部区域相对来讲经济要落后一些,而且地广人稀。

加上这部分年产业转移,美国制造业很多外迁,地区差距是一直在扩大的,东西海岸愈加精英化,移民精英愈加多,中部区域则愈加落后,成为所谓的铁锈地带。

特朗普自从疫情爆发以来,真的做到的其实就是一件事,就是在3月十日左右推进国家疾控中心,把测试权下放到了各州,之后就是各州各自为战了,联邦政府基本上作壁上观,有的时候甚至是拖后腿和搅局的角色,反正那些地方本来也不会支持他,他也无所谓,这也是加州和纽约州的民主党州长不断公开狂怼联邦政府和特朗普是什么原因。

目前纽约州州长科莫声称,纽约州的疫情已经到达了拐点,正在逐步进入下行通道,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期望,所以他不会根据特朗普公布的复工计划,在5月1日之后复工,而是会延续现在的停工停学政策,直到疫情彻底好转。这当然也没问题,由于特朗普的方案本来就是搅局,把民主党也拖下水,一块走群体免疫道路,让他们之前的努力付之东流。

由于特朗普和共和党执政的各州从刚开始就是消极防御的方案,并没积极应付,所以防控疫情对他们来讲,无所谓成败。这种局面下,假如民主党控制的各州的积极防御方案成功了,那样就会对特朗普和共和党形成比较大的冲击,一些摇摆州和中间地带就会倒向民主党,所以共和党和特朗普目前的方案就是尽快推进复工,把民主党拉下水。

虽然美国目前已经累计死亡五万人了,但从现在已知的消息来看,死亡的主如果老人、没钱人和非洲裔,这部分人本来更不是特朗普的支持者,特朗普也没计划去争取他们的支持,而是一直把注意力放在稳住基本盘上。所以他一直呼吁复工,近期一些州的支持者也不失机会的上街集会,举行抗议居家令的活动,来表达对他推进复工的支持。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