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万水,回家的路最美-苏心
本文摘要:刚进腊月时,在北京工作的朋友小徐,发了一条朋友圈:父母在,生活尚有来处;父母去,生活只剩归途。我在下面问:筹措准备回家了吗?他回复:没那样快,只是想家、想爸爸妈妈

刚进腊月时,在北京工作的朋友小徐,发了一条朋友圈:爸爸妈妈在,生活尚有来处;爸爸妈妈去,生活只剩归途。我在下面问:筹备回家了吗?他回复:没那样快,只不过想家、想父母了,好几年没回,今年肯定回家。

是啊。每逢佳节倍思亲,临近新年,恐怕每一个在外的游子,都会心心念念着回家,就算第二天即奔赴天涯,也要千里万里,回去和最亲的人吃一顿年夜饭。

生活一直在别处。交通资讯的便利,铺成了一条条通往外问世界的路。青年再也不愿拘囿于家乡,(寻金笔记 www.xunjinbiji.com)遂携带种种梦想走向远方。

 

我楼下一对姓张的的老夫妻,他们唯一的儿子,是某跨国企业的高管,长期在海外。那个我听过无数次的名字,与他们家做了十年邻居,只见过一面。

 

几年前,老两口欢天喜地逢人就说,儿子打电话说今年回家过新年,能住两个晚上呢!

 

从接到儿子电话那天起,老两口就开始置办年货,每天大包小包往家拎,一派节日的氛围。其实,每年春节,他们家几乎和平常一样,看不出什么分别。

 

那年新年,他们的儿子真的回来了,真的是来去匆匆。

 

大年初中二年级,我回娘家,在小区门口正遇到张叔老两口送儿子走,他们的儿子拉着一个行李箱,张婶拎着一袋吃的往他手里塞,说携带路上吃。

 

出租车来了,张叔的儿子坐上车和爸爸妈妈挥手告别,车,非常快就消失在街道尽头,老两口还站在原地痴痴张看着。我说:叔,婶,回吧,外面冷。两位老人喃喃地答应着,却没动。

 

那场景,写满落寞。

 

前年夏季的时候,张叔兴冲冲拿着一个小白机,来敲我家门。他说,你们青年用的叫“微信”的东西,可以通过朋友圈知晓儿子的心情和生活,请我帮忙教教他。他原先的旧手机不可以用这功能,今儿特意买了个新的。我说:张叔,你真有福气,儿子那样出色,天天全世界飞来飞去。

 

张叔骄傲地说:我儿子从小就是个懂事的小孩,学习用功,听老师话,抢着帮家干活,他的高考考试成绩到今天仍是他们班主任的骄傲。他上完大学又读了研究生,一毕业就被目前这家公司录取了,就是太忙,连打个电话都成了一种奢侈。

 

我给张叔下载安装好微信,帮他注册完成,让他打电话要儿子的微信。电话那端,他儿子关切地问爸爸妈妈的身体,张叔拍着胸部说:我和你妈好着呢,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你甭惦记哈。

 

我心里叹了一口气:天下的爸爸妈妈啊,都嘴硬,我每次给我爸打电话,他也这么说。弄好微信,张叔兴高采烈地走了,边走边念叨:太棒啦,这下随时可以跟儿子聊天,还能知晓儿子在做什么。

 

我一阵心酸。

 

大家的世界非常大,可以鲜衣怒马纵横天涯,却时常模糊了爸爸妈妈的音容。爸爸妈妈的世界非常小,小得,只剩下盯着大家的朋友圈,期盼着每一次打给他们的电话。

 

记得之前在微信上看到一张图片,一位老人身旁立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一句话:“每次打完电话,你妈一直舍不能先挂”。

 

据了解,那是苏州的三位老人,用自己平常采集的白发,花了四十多天时间,一针一针绣成的“家书”,来呼唤儿女回家春节。

 

不由想起我小时候,奶奶说过的太奶奶的故事。

 

我二爷爷参军走后,跟着队伍南征北战,好几年杳无音信。

 

每年除夕那天,我太奶奶都去村头的路口张望,盼着儿子可以回家春节。等到太阳西下,太奶奶就会在村头的大树上挂一盏马灯,她说儿子假如回来,从非常远的地方就能看到这盏灯,就不会迷失方向了。

 

太奶奶晚年视力非常差,只能模糊地看东西,由于思念儿子,哭坏了双眼。

 

后来,我的二爷爷立了军功,转业后留在了大城市工作。可是,我的太奶奶却未曾看到这一天。

 

是啊。天下爸爸妈妈都是一样的,为了儿女的幸福,叫你踩在他们的肩膀上起飞,(寻金笔记 www.xunjinbiji.com)他们把你送进繁华的世界,却把无限的孤独和思念留给自己。

 

不管你飞到哪儿,他们都在原地等你。不管你想不想家,他们都会日夜思念着你。对于他们来讲,你的一个电话,便能抵得上世间万万千千的温暖。他们没节日,和你在一块的日子,才算节日。

 

而有家可回,有父母等待,其实,才是生活最大的福气。

 

家是什么?是尘世中最温暖的牵挂,是亲人望眼欲穿的期盼。乡愁是什么?是一张小小的车票,我在这头,妈妈在那头。“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

 

千山万水,回家的路最好看的。

 

回家!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