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
本文摘要:橙心优选:加入社区团购团长,入驻完成考核得50元现金,用户下单立享分成,轻轻松松月入过万日媒: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据日本富士新闻网刚刚消息,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19日上午参
橙心优选:加入社区团购团长,入驻完成人高考核得50元现金,用户下单立享分成,轻轻松松月入过万

日媒: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

据日本富士新闻网刚刚消息,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19日上午参拜靖国神社。参拜后,安倍晋三对记者说:“我此次参拜是为了表达对英灵的崇敬。”

日媒称,这是安倍卸任日本首相后第二次参拜靖国神社。9月19日,安倍在twitter上称,19日当天自己前往“靖国神社”参拜,向“英灵报告了自己16日退任首相的事”。

靖国神社自十月17日起举行所谓秋天大祭,日本领导人菅义伟于17日向靖国神社供奉了祭品,另有个别国会议员前往参拜。对此,中海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18日曾表示,靖国神社是日本军国主义发动对外侵略战争的精神工具和象征,供奉有14个对那场侵略战争负有紧急罪责的甲级战犯。日方的消极举动第三反映了日方对待侵略历史的错误态度。大家敦促日方切实信守正视检讨侵略历史的表态和承诺,以实质行动取信于亚洲邻国和国际社会。

日本首相菅义伟向靖国神社献祭品

17日起,靖国神社开始举办秋天例行大祭。日本首相菅义伟以“内阁总理大臣”的名义,向靖国神社供奉了名为“真榊”的祭品。

据日媒报道,菅义伟在此前担任内阁官房长官期间没向靖国神社供奉过“真榊”祭品,此次供奉祭品被觉得是效仿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的做法。

另外,日本众议院议长大岛理森、厚生劳动大臣田村宪久、世博担当大臣井上信治也于17日向靖国神社捐赠了祭品。基于新冠肺炎疫情,今年大祭活动时间由往年的3天缩短为2天。

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18日就日本领导人向靖国神社供奉祭品答记者问,他表示,中方敦促日方切实信守正视检讨侵略历史的表态和承诺,以实质行动取信于亚洲邻国和国际社会。

赵立坚表示,靖国神社是日本军国主义发动对外侵略战争的精神工具和象征,供奉有14个对那场侵略战争负有紧急罪责的甲级战犯。日方的消极举动第三反映了日方对待侵略历史的错误态度。中方敦促日方切实信守正视检讨侵略历史的表态和承诺,以实质行动取信于亚洲邻国和国际社会。

另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通过个人twitter发布已于19日上午参拜了靖国神社。参拜后,安倍晋三对现场记者表示,“为向英灵表达尊重进行了参拜。”

靖国神社: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前一直由日本军方专门管理,是国家神道的象征。在二战后,遵循战后宪法政教离别原则,改组为宗教法人。多年来,参拜靖国神社已成为部分日本政客收买选民、展示右翼思想的“个人秀”。日本政客的数次参拜破坏了日本与中国、韩国等亚洲国家之间的关系。

中文名:靖国神社

所在国家:日本

神社地址:东京都千代田区九段北3−1−1

供奉对象:日本国内战争的死者

神社社格:别格官币社

本殿架构:神明造

创建年份:1869年(明治2年)

例祭时间:4月21日-23日,十月17日-20日

在中韩等亚洲国家民众眼中,它就是日本右翼和守旧权势不承认侵略历史、美化丑恶战争的代名词。从日本政客嘴中,又总能听到参拜靖国神社“祭拜献身英灵,无关历史态度”等种种说辞。

黑白镜像之间,靖国神社到底是什么?走进这个日本“无冕”国家级神社这个独特存在,感觉到的,是一种荒谬的讽刺意味,和随之而来无边的压抑环境。

靖国神社,坐落于日本东京都千代田区九段坂,奉明治天皇之谕而建,供奉自明治维新年代以来为日本战死的军人及军属,大部分是在中国抗日战争(1937-1945)及太平洋战争(1941-1945)中阵亡的日军官兵及三万名台湾高砂义勇军等日本兵。

有14位经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的甲级战犯供奉在靖国神社。他们分别是:东条英机、土肥原贤2、松井石根、木村兵太郎、广田弘毅、坂垣征四郎、武藤章、松冈洋右、永野塑身、白鸟敏夫、平沼骐一郎、小矶国昭、梅津美治郎、东乡茂德。这部分人都是罪行累累的屠杀者,可以说他们的存在是日本的耻辱,亚洲的耻辱,整个人类的耻辱。

军旗之下的招魂社

靖国神社在日本是何等地位?外苑的大鸟居(神道教中分隔神和人居住的地方的标志)前,有一块刻有“靖国神社”四个大字的石碑。据《靖国神社百年史》记载,因驻日盟军总司令部禁令,靖国神社才削去石碑上部原本用来展示神社级别的“别格官币”字样,算是取下国家级神社的冠冕。尽管这样,其“无冕”地位依旧存在。

神社本殿前挂着绣有皇室标志的16瓣菊花的白色帷幕,逢天皇使节前来或首相等高官参拜时会换上象征高贵的紫色帷幕,其政治意义不言自明。

本殿左边旗杆台竖着日本国旗,旗杆上并未用西元纪年,而是用即使在右翼中也只有极右翼才用的“皇纪”年号。

更特殊的是,靖国神社自始至终与日本军方有着紧密联系。据《靖国神社百年史》记载,靖国神社刚开始就是以“东京招魂社”身份打造,是当时唯一隶属日本陆军和海军的神社。举行祭祀时并无专门神官,而由陆军省官员主持,这样来看一斑。

“靖国神社”石碑前的石狮也大有来头。石狮由日本艺术院会员后藤良在二战期间开始雕刻,因日本战败而被搁置,后由另一作者完成。远东军事法庭审判时日方律师团副团长、东条英机的主任律师清濑一郎将其买下。在其就任众议院议长6年后,他于1966年将石狮捐予靖国神社。

石碑背后的神社第一鸟居也有故事。据“大鸟居重建事业委员会”的铭板记载,1943年战事吃紧,日军制造武器所需的铁不足,原鸟居建筑与神社内其他部分物件一块被撤下,充作军需。据了解,此举背后脱不能离开宣传目的——在日军已显颓势之际,日本政府动员民间将铁器提供给军队,而靖国神社以其特殊地位自然“身先士卒”。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