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兼职送外卖 网友:非逼人家辞职才消停
本文摘要:近日,四川通江一位34的中学李老师在五一期间兼职送外卖一事,引发网友热议。目前,在舆论重压下,该老师已辞去外卖员兼职。李老师拥有12年教龄,在广纳中学担任音乐兼生物老师

日前,四川通江一位34的中学李老师在五一期间兼职送外卖一事,引发网友热议。

现在,在舆论重压下,该老师已辞去外卖员兼职。

李老师拥有12年教龄,在广纳中学担任音乐兼生物老师,其妻是当地医院的一名护士,两人育有一子一女。(北京年轻人报)

对于教师休息时间兼职外卖员一事,有人觉得,教师的本职工作就是教学,假如每天想着怎么样增加收入,必然会干扰教学工作。也有人认同李老师的做法,借助个人休息时间,合理合法获得劳动报酬,无可厚非。

中小学教师借助休息时间兼职外卖员,你是支持还是反对?

欢迎参与投票中小学教师借助休息时间兼职外卖员无可厚非,多劳多得坚决反对,有失教师尊严 查询结果起止时间:2020-05-13 至 2020-05-27李老师借助休息时间送外卖,是不是违规?

其实,多年前,国内曾有部分省市酝酿立法禁止教师兼职。如2009年,山东在公开征求建议的《义务教育条例(草案)》中,曾规定“在职教师不能从事有偿家教和兼职活动”。这在当时也引发争议,赞成者觉得,教师不能兼职有益于教师一心投入教书育人,维护教师形象,教师假如兼职被自己教的学生看到,会干扰教师的形象。而反对者觉得,教师借助休息日兼职,用我们的劳动赚钱,贴补家用,也知道社会、服务社会,有什么不可?最后,山东颁布的《山东义务教育条例》取消了不能从事兼职活动的规定,只不过规定,“在职教师不能从事各种有偿补习活动;不能动员、组织学生同意有偿补习;不能借助职务之便谋取私利。”

国内教育部制定的《中小学教师违反职业道德行为处置方法》也并没把教师兼职作为违反师德规范的行为,而是明确“组织、参与有偿补课,或为校外培训机构和他人介绍生源、提供有关信息”是违反师德规范的。

回到李老师事件上,依据报道大家看看李老师做兼职是什么原因:

1、自己身体不太好,血糖有点偏高,不想靠药物调节。做外卖员需要跑动,全当训练身体。

2、外送过程中,可以到处转悠,能增开眼界。

3、老师平常多脑力劳动,体力劳动少,买送可以跑一跑运动一下。

4、增加些收入。

再来看其护士老婆的反馈:幼子的奶粉钱是不小的开销,夫妻两人的收入虽然够得上吃穿用度,但结余较少,而老公也是出于补贴家用的心理才决定兼职。而无论是训练身体还是赚钱贴补家用,李老师兼职本身没错,既不违规更不违法。

大伙到底在质疑什么?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指出:反对声主如果觉得教师兼职送外卖有失教师尊严。事实上,这不但把师德泛化,而且也是将职业分为高低贵贱的陈旧观念。

教师的空闲时间怎么样安排,与其他职业一样,应该是教师的自主权。当然,考虑到教师职业的特殊性,因此,会有一些带有职业属性的特殊需要。就如国内《公务员》法明确规定公务员不能领取兼职报酬一样。《教师法》规定,教师的平均工资水平应当高于或高于国家公务员的平均工资水平,但教师并非“公务员”,而且,国内一些地方还没落实《教师法》,依法保障教师的待遇。

教师同行:工资低,是生活的真相!

某教师同行剖析觉得,依据报道,李老师所在的通江县广纳中学地处四川巴中,巴中虽不是四川最穷的市但经济排行榜也比较靠后,人均GDP只有1.95万(2018)。第二,李老师虽说家不为生计发愁,而后面又说可增加收入。再综合其妻说法,贴补家用是实实在在的需要。第三,李老师教音乐和生物,两个完全不搭界的学科,或许可以推断李老师期望通过增加课时来增加所得?第四,也大概是当地政府教育财政预算有限,需要老师兼课来解决教师缺口问题,是否又变向证明了该区域教师收入有限待遇通常,吸引不来老师,从而判断李老师的收入低呢?

所以,说白了就是由于工资低,期望多干点增加点收入,让妻儿老小生活好一点手头宽裕一点。这部分朴素的生活真相,好像连坦白的勇气都要被剥夺了!

学生:我感觉他非常酷!如此的老师对学生更有帮

学生打工叫勤工俭学,老师打工就叫不务正业?知乎上一名学生党觉得,老师做的是教书育人的事,但育人是第一位,教书第二。我假如碰到这位老师,我会感觉他非常酷,他的生活经历非常丰富,社会体验不少。书本上的常识是死的,跑也跑不了,但老师是活的,经历丰富的人看待问题的角度、考虑方法会不太一样,这更有益于学生的能力提升和视线扩充。即使大家对教师兼职持不同态度,则可以给其他人提出中肯的建议,但绝不能干涉其他人追求美好生活的权利。

媒体:少一些道德绑架 多一些理解宽容

半月谈评论员孔德明表示,教师职业,表面看着光鲜,实则收入有限。34岁的李老师也是处于上有老下有小的年龄,在工作之余兼职赚点辛苦钱贴补家用,应当被理解、宽容。

部分网友仅仅拿教师职业说事,脱离现实、居高临下地进行道德评判,有的道德绑架的意味,是对个人权利的过分裹挟。

遗憾的是,此事以李老师放弃兼职告终,没能留下一个值得借鉴的案例。

其实,民生多艰,真实的生活总是是复杂的,假如隔着屏幕、一味用抽象的道德标准去评判,比较容易对大家的合法权益导致伤害,也不利于社会的健康进步。

期望下一次遇见类似事件,大家可以用理解、宽容的见地去看待,让社会多一些和谐,少一些遗憾!

进一步提升中小学教师工资待遇是重要!

从李老师兼职外卖一事的争执中,有人关心起了教师的工作性质,有人关心起了教师的师德师容,也有人关心起了教师的收入和待遇,这是好事也是讨论这件事情的意义所在。大家需要跳出争论本身,将关注点放在解决教师待遇的根本问题上。

2018年11月,教育部就释放消息,将按期拓展督查,力争用三年时间解决义务教育阶段教师工资待遇问题,凡未达到需要的区域要限时整改达标,约谈保障不力的地方政府,指导督促各地依法依规切实保障教师工资待遇。

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持续抓好义务教育教师工资待遇落实。就此,陈宝生部长强调,这是《教育法》的规定,义务教育阶段的老师工资高于或略高于当地公务员的平均工资,“去年国务院已经作了非常大努力,各地也配套了都已经颁布了政策,大家要在三年内全部解决。”

2020年,那些还没落实《教育法》或仍持观望态度的地方政府,能否加快或彻底落实这一政策还不能而知,不要让更多老师在等待中苦苦纠结。唯有解决好待遇这个根本问题,才会吸引更多出色人才进入到中小学教师队伍中来,唯有好老师进去才会有好教育,唯有好教育国家和民族才有好将来。

一如熊丙奇副院长所说:“离开了待遇和权利的保障,只强化责任和道德化的需要,是没办法打造高素质的教师队伍的。”

这也正是任正非所呼吁的:“基础教育,对于国家进步特别要紧!对一个国家来讲,重心是要进步教育,而且主如果基础教育。要让教师成为最光荣的职业,国家将来才有期望,才能在世界竞技中获得成功。把基础教育提到国家的最高纲领,用最棒的人培养更出色的人。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