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薪前,李长和要查阅一些档案和记录。讨薪前,李长和要查阅一些档案和记录。

  晨报讯 1995年从警校毕业,桃花派出所的民警李长和已经工作了20年。最近5年他又多了一个新的身份“清欠工资专员”,除需完成日常工作,他还要帮社区里所有的欠薪农民工讨要工资。李长和坚持为农民工讨薪,从中协商,每年追回的工资达上千万。为了让自己的调解更专业,李长和还考取了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

  20多位农民工拿到欠薪

  11月22日下午,在桃花工业园区,20多位农民工兄弟拿到了工资。拿着手里的工资,刘师傅很激动。据刘师傅介绍,原本500万的工程项目,刚干了100万,就被工程方停止了合同,原因是进度太慢,质量不过关。可是前期只支付了7万多的生活费,还剩下几十万的工资没有拿到。奔波了很久也没有拿到,刘师傅找到了桃花派出所的李长和。

  桃花工业园是一个正在大建设的园区,最多的时候,有30多个工地同时开工,最少的时候也有十多个,大小企业数百家。拖欠工资则是一个比较常见的问题。出身农村的李长和特别能理解农民工兄弟的不容易。

  “尤其是冬天,工地很冷,吃住都很苦,要钱也不知道找谁。”李长和每次看到这些农民工兄弟疲惫、失望、愤怒的表情,他都特别能理解。后来,李长和帮助刘师傅找到了总工程方协商,最终顺利拿到了30多万的第二期款,剩余的工资双方协商在一个月之内打到账户上。

  苦练“望闻问切”20载

  在李长和的办公桌上,摆了六七本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记满了联系方式和工地的信息。“工伤鉴定索赔、欠薪不发……”李长和说每个月都有10多起,尤其是逢年过节的时候更多。最近5年来,他每年大年初一都在帮助讨薪。“有次争执的时候,我的衬衣都被撕破了。”李长和笑着说。

  翻开李长和的笔记本,上面记录着三名保安被拖欠了四个月工资,保洁被拖欠工资2个月,拖欠78500元整;承包外墙被拖欠30多万;工伤鉴定7级,公司赔偿不合理……密密麻麻的笔记本上都是他讨要工资的内容。记者拿着计算器计算了一下,这还未到一年的时间,李长和已经帮忙要回了上千万的欠款。而桃花派出所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李长和已经连续帮忙讨要了5年,金额多达上亿元。

  说起讨薪的技术,李长和说要学会“望闻问切”,这也是他从警20年,做调解掌握到的技巧。一般来要工资的人,情绪都比较激动,首先要观察,谁是负责人,找一个代表,出来讲话,让对方“耳顺”。其次,要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不能听一面之词。询问双方的需求,再对症下药。

  如今为了让自己的调解更专业,他还考取了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一方面平时社区调解的多,另外自己也想多学习一些与人交流的技巧。”

  做了5年义务“清欠工资专员”,李长和说:“看到拿到工资的他们,笑得特别开心,那种成就感无法形容。”

  晨报记者 李文靖/文 李福凯/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