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企业简介 > 文章正文

"明清十大奇案"之麻城案:有两个完全相反的

作者:成都昌德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来源:www.cdchangde.com 发布时间:2015-12-30 11:11:39
"明清十大奇案"之麻城案:有两个完全相反的版本--安徽频道--人民网
原标题:"明清十大奇案"之麻城案:有两个完全相反的版本

  从晚明到清代,由于官员腐败失职的现象十分严重,加上各种社会矛盾纠结缠绕,导致了许多著名的讼案,民间称为“明清十大奇案”。雍正年间,发生在湖北麻城的涂如松案,就是一起著名的讼案。近年曾热播的电视剧《大宋提刑官》,部分剧情就是改编于该案的案情经过。但是,稗史里记叙的这一讼案,因叙述者的立场不同,却有着两个截然不同的版本,未知孰是。这一歧异情形,也形成了难分真相的“罗生门”。

  杨五荣状告涂如松杀妻

  麻城人涂如松,凭媒说合娶杨氏为妻,然而杨氏却不甚满意,婚后经常借故回娘家,每次都是久居不归,涂如松心中怀恨,却又无可奈何。一次,涂如松的母亲生病,杨氏却假借理由要回娘家,夫妻俩争吵起来,涂如松一怒之下想要动手,杨氏赶紧跑了。而她这一去,就再也不见踪影。

  杨氏的弟弟杨五荣见姐姐失踪,怀疑是被姐夫杀了,就暗中到姐夫的住地附近走访,恰好遇到一个叫赵当儿的无赖,想戏耍他取乐,就随口答说自己曾听说过涂如松杀妻的事情。杨五荣信以为真,就拉赵当儿作证,到县衙状告涂如松杀妻一事。知县汤应求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取证,发现本县秀才杨同范一直在背后极力指使杨五荣告状,形迹非常可疑。汤应求认为,杨同范是本案中的关键人物,就向上级请示革除杨同范的功名,并通缉杨氏。

  汤知县的判断是正确的。杨氏原是别人家的童养媳,丈夫早夭,又和丈夫的侄辈冯大有私情,后来才转嫁给涂如松。这一次,为了躲避被涂如松打,杨氏在情人冯大的家里躲了一个多月。随着杨五荣状告涂如松杀妻的事情传开,冯大的母亲怕日后会惹祸上身,就想把杨氏藏在自己家的事情说出去。眼看事情不妙,冯大只得找到杨五荣,把实情相告。而此时,杨五荣才知道自己是上了无赖赵当儿的当,骑虎难下,就去找秀才杨同范帮忙。杨同范贪慕杨氏的美色,就把杨氏藏到自己家的夹墙中,并让杨五荣继续告状,一口咬定杨氏是被涂如松杀死了。

  受贿隐瞒验尸结果

  案件一时间悬而未决。

  过了一年,有人在河滩上发现了一具尸体。地保请知县汤应求前来验尸,恰逢雷雨大风天气,汤知县的行程受阻。杨同范得知后大喜过望,认为机会来了,就和杨五荣密谋,让他指认这具尸体就是杨氏。同时又贿赂仵作李荣,请他帮忙作证。李荣没有答应。过了两天,天气转晴之后,汤知县前往现场验尸,但经过数天的雨水冲刷浸泡,尸体已经是高度腐烂,根本无法辨认,只得草草收敛就地掩埋。杨同范和杨五荣抓住这一点,率领几十个人在现场起哄闹事,指责汤知县渎职,故意隐瞒事实真相。

  事情很快就传到了湖广总督迈柱那里,迈柱于是委派广济县令高仁杰重新验尸,复查此案。高仁杰是个尚在试用的县令,觊觎麻城县令一职已久,而他带去的仵作薛某,又收受了杨同范的贿赂,就报告说:腐尸为女性,肋部有重伤,是被人谋杀致死。结果一出,杨五荣就向总督迈柱递状子,一告涂如松杀妻;二告麻城县令汤应求收受涂如松的贿赂,故意不作为,其师爷李献宗玩弄法律条文,以行奸私,仵作李荣隐瞒验尸结果。


原标题:"明清十大奇案"之麻城案:有两个完全相反的版本

  涂如松屈打成招

  总督迈柱接状后信以为真,免去了汤应求的职务,让高仁杰主审此案。高仁杰用烧红的铁链铺在地上,让涂如松挺直腰身跪在上面,两脚都被烙得露出了骨头。仵作李荣则当庭死于乱杖之下。面对这样的酷刑,包括汤应求在内的一众关系人,最后都是含冤服罪。

  不过在指认埋尸现场的时候,却遇到了麻烦。因河滩上发现的无名腐尸乃是男性,没有长发,也没有染血的衣裙,脚掌也没有裹过小脚的痕迹,无法作为证据呈上去。屈打成招的涂如松只得随意乱指了一座无主荒坟,说自己杀人后埋尸于此。经过发掘,一无所获,于是又再用刑,吃不住刑的涂如松又乱指一座坟,再挖,又对不上号。如此来来回回的折腾,足足挖了一百多座无主坟,总算是挖到了一具裹小脚的女尸。可是,女尸的骷髅上面却是一绺白发,明显与年轻女子的身份不符。

  本已大喜过望的高仁杰,又对涂如松施以烙刑。涂如松的母亲见儿子求死不得,就把自己的头发剪下来,去掉白发后缚成一束。师爷李献宗的妻子用自己的血,染了一条裤子和一条裙子,又发掘夭折儿子的坟,取来一些脚骨,然后把所有伪造的证据凑在一起,拿到河滩掩埋好,再带差役去挖,证据就全部对上了。高仁杰上报给黄州知府蒋嘉平,请求结案。蒋嘉平看了卷宗,觉得很可疑,就让邻县的仵作再次检验尸骨,结果发现是男性的尸骨。眼看自己一手造就的冤狱就要败露,高仁杰连忙谎称尸骨被人偷换了,要求再审。可是没多久,大雨引发山洪,把所有的尸骨全部冲走了,再也无法核实真伪。

  产婆帮涂如松洗刷罪名

  总督迈柱遂以涂如松杀妻,麻城官吏合伙受贿、徇私枉法上报刑部,准备分别处以斩刑和绞刑。没多久,杨同范的妻子早产,让婢子请邻居产婆过来帮忙接生。产婆过去一看,是难产,就提出要多几个人帮手。杨家娘子痛得乱喊“三姑救我”,听到有人喊,杨氏顿时从夹墙中走出来帮忙,见邻居老太婆也在场,她再想躲也来不及了。杨同范赶紧进来,给了产婆十两银子,请她务必帮忙保密。

  产婆回家后,觉得不能昧着良心隐瞒,应该帮助涂如松洗刷罪名,就让儿子拿着杨同范给的十两银子,偷偷到县衙里报官。新上任的麻城县令陈鼎,也早听说该案另有隐情,只是不由自己经管,没办法了解情况。接报后,陈鼎怕杨同范得知讯息会杀人灭口,赶紧率领差役,以杨同范家里蓄有娼妓为名,到杨家打破夹墙,杨氏果然在里面。事情传开,麻城的数万百姓都走上街头,随着押解杨氏的差役而欢呼。到了县衙,陈鼎让涂如松上堂指认杨氏。杨氏见涂如松已被折磨得不成人形,非常后悔,抱着涂如松大哭:“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见沉冤即将得雪,旁观的人也是无不泪下。由于人证俱在,杨五荣、杨同范也都老老实实地认罪,免吃皮肉之苦。

  陈鼎把案情的最新动态向湖北巡抚吴应?、湖广总督迈柱作了报告。巡抚吴应?随即上报朝廷。总督迈柱知道自己之前造就了冤狱,为了免责,也开始想办法进行补救。已被收押的杨同范,在得知总督迈柱出于自身需要、有维持原判的意图后,遂利用了这一契机,通过各种手段让杨氏写了一份供词,说自己是娼妓,而非涂如松的妻子。杨同范同时承认自己有窝藏娼妓的罪名。总督迈柱遂以这两份供词作为结案依据,上报给了朝廷。这样一来,总督和巡抚不仅在案情的判断上迥然相异,态度亦是截然不同,双方明里暗里,展开了一场权力的争斗和博弈。

  面对这种情况,雍正也不知道谁是谁非,于是他把迈柱和吴应?都调回京城,另派户部尚书史贻转任湖广总督,查办此案。而史贻的调查结果,与麻城县令陈鼎呈报的案情经过完全符合。于是他恢复了原麻城县令汤应求的官职,杨同范、杨五荣都被处以斩刑。

  麻城案记载有两个完全相反版本

  至此,案情真相大白了吗?

  吊诡的是,关于麻城案的历史记载,竟然有两个完全相反的版本,充满了悬疑的气氛。记叙此案最为详细的是袁枚的《小仓山房文集》,以及晚清时期的笔记《杌近志》。而袁枚本人,与亲历此案的湖北巡抚吴应?是有诗酒往来的朋友,所以他采信的是吴应?的说辞。但是,《麻城县志》中所记载的案情经过,却认为杨同范是被人冤枉的,正是由于袁枚不负责任地乱写,“至令同范受欺一时,复含冤千古”。与总督迈柱一方的观点较为相符。因此,究竟孰是孰非,依然是一个谜。文/青丝

 





也许您也喜欢:
上一篇:小情侣吵架女孩跳楼身亡:“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下一篇:嘉兴:油车港镇开启农民画“非遗之旅”--浙江频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