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企业简介 > 文章正文

爷爷搬砖给孙子筹救命钱 孩子被妈妈抛弃爸爸|埃默兰宫

作者:成都昌德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来源:www.cdchangde.com 发布时间:2015-08-08 16:51:50
爷爷搬砖给孙子筹救命钱 孩子被妈妈抛弃爸爸失联
小林航来到工地看望爷爷。 摄影 李自强小林航来到工地看望爷爷。 摄影 李自强

  7月28日,天气闷热。在绿园区城西镇三合堡路边停着一辆集装箱汽车,48岁的何喜峰满头大汗,短袖都湿透了,他今天只找到这一份活:和其他四个人卸这车货,能赚到100元。只要在家附近能挣到钱,他什么活都不挑。因为现在每一分钱对他来说都非常重要,他要给21个月大的孙子挣救命钱。

  卸货搬砖,他拼命干活只为给孙子凑钱化疗

  何喜峰是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人,带着妻子和儿子到长春生活已经十几年了,一直租住在城西镇一所平房里,每个月租金200元。每天何喜峰都要出去找活,因今年工地的活少,何喜峰还不能离家太远,而小村子里的活又不多,他每天只能打零工。

  “每天都要给认识的人打一遍电话,问人家有没有什么活能介绍给我干,只要给钱,什么脏活累活都行。”何喜峰说,他现在急需钱带孙子回医院做第三个周期的化疗,化疗一个周期大概需15000元,四个周期之后才能做手术。他搬一块红砖0.015元,一块青砖0.01元,得搬上万块砖,才能赚100元。虽然这种卸货、搬砖都是力气活很累,但对于何喜峰来说,只要有活干,有钱挣就行,脏活累活他不怕,他最怕的是没活干,等凑够1万元他就会带孙子回医院继续化疗。

  再苦再累也不会放弃治疗

  48岁的何喜峰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老很多,在他这个年龄已经当上了爷爷,这让身边的同龄人都很羡慕。但就因为过早当上了爷爷,他肩负得更多��孙子30万元的高额医药费。因为没钱,在欠医院4000多元医药费的情况下,他带孩子提前出院,但他没放弃,也不敢放弃。

  何喜峰只有一个儿子,1995年出生,2013年10月9日,孙子何林航出生了。何林航出生后,46岁的何喜峰就升级当了爷爷,当爷爷的喜悦还没来得及细细体会,孩子一周岁后,家里接连发生变故,再加上小林航身染重病,何喜峰这几年真是一年当十年过。

  “孩子的病多难都得治,只要我活着,就不能放弃治疗。”何喜峰肩上扛着箱子把货扛到旁边的库房,来不及擦头上的汗水,再爬上车继续搬货。现在给小林航治病的钱都压在他一个人的肩上,他没时间也不敢歇着,卸完这车货,他希望还能联系上其他的活。


  孙子突生重病,治病已花去9万多元

  今年4月26日,19个月大的小林航因腹胀一周,腹部发现结节住进了吉大一院。住院后,经过全面检查,小林航被确诊为神经母细胞瘤(IV期,高危组),需要先化疗,再手术。

  看着每天因腹胀哭闹的孙子,何喜峰和妻子都特别心疼,经过第一个周期的化疗,肿瘤减小了,腹部结节也消失了,孩子病情好转让他看到了希望。5月下旬,小林航开始了第二个周期的化疗。“出院后,孩子因发烧又回到了医院,我们的钱也花得差不多了。”何喜峰说,小林航出院时,他们还欠医院4000多元钱,但已经花去了9万多元,家里的钱已经都花光了。据悉,手术前,林航共需要四个周期的化疗。

  没钱化疗,已错过第三个化疗日期

  按照治疗方案,小航应该在7月8日开始第三个周期的化疗。因为没钱,林航已经错过了20天。“7月初出院的,应该8日再回医院去化疗,可是现在没钱啊!”何喜峰说,在此期间,好心人在上发起过爱心捐款,捐了5000多元,他用这笔钱把欠医院的钱补齐了,一个周期的化疗费用大概15000元,他现在没钱去化疗。

  “搬100万块砖才能挣15000元,希望孩子能给我挣钱的时间。”看着懂事的孙子把烟递给他,何喜峰的眼神很复杂,有爱、心疼也有愧疚。


  95后父母是网友,没登记就生下小林航

  在小林航家里,记者看到,他们租住的是两间平房,其中一个屋子的炕上铺着已褪色的红色床单,家具相对较新。“这个屋子,是当时小林航他爸爸妈妈结婚时布置的。”提起儿子和儿媳,奶奶姜女士抱着小林航的手不由得收紧。

  “这孩子可怜,摊上两个不负责任的父母。”姜女士说,儿子是1995年出生的,才20岁,小学都没毕业,长大后就在附近打工,没有固定工作。儿媳妇小李是广州人,也是1995年出生的,他们是在网上认识的。

  “女孩从广州来长春找他,我们都不同意,我说给她拿钱买车票让她回家,但她说什么都不回去。”姜女士说,她和丈夫都不同意他们在一起,就因为他们的年龄太小了,但却没有阻止得了。

  “两个月后,儿子告诉我,女孩怀孕了,他们要结婚。”姜女士说,就这样家里简单买了些东西就让他们结婚了,但因年龄小根本没登记领证。

  一周岁被妈妈抛弃,一个月前爸爸又失联

  小林航一周岁时,爸爸妈妈抱着他回到了广州。“2014年中秋节刚过,我们接到儿子的电话,让我去接孩子回来。”何喜峰狠吸了一口烟,他说在电话中,儿子告诉他,小李要工作,没法带孩子,让他去把孩子接回来。

  “我中午到的广州,到了之后才知道,小李的家人不同意他们在一起,晚上我和儿子就带着孙子登上了返回长春的火车。”何喜峰说,从那之后小林航再也没见过妈妈,儿子和小李也分开了。“在孩子住院时,儿子说他要出去挣钱给孩子治病,然后就走了,已经一个多月了,儿子电话也不接最后停机,已经联系不上他了。”面对儿子的失联,何喜峰很失望,他解儿子年纪还小,这样沉重的负担让他扛起来确实难,但既然为人父母,生了孩子就得负责。除了对儿子的失望之外,他更加心疼孙子,小林航还不知道父母已经都把他抛弃了。


  小林航哭着找爸爸,不愿叫妈妈

  小林航自从住院后,因天天打针,他开始害怕别人的碰触。化疗后,他身体变得越来越虚弱,有时就摔跤,额头还有前一天摔倒时留下的伤痕。

  小林航特别喜欢摄影记者的照相机,总想伸手摸摸,姜女士逗着小孙子,让他叫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这样就让他摸照相机。小林航咧开小嘴,叫着爷爷、奶奶、爸爸,但怎么都不肯叫妈妈。“教他说话时,他就不愿意叫妈妈,爸爸没走时和爸爸很亲,现在有时也会哭着找爸爸。”姜女士偷偷用手擦去眼角的泪,因她身体不好,有时会突然抽搐,所以小林航的爷爷不敢到市里打工,只能在家附近找零活干。除了吃饭和房租,他们要把每1分钱都攒起来,凑够1万元后,就带孩子回医院继续化疗。

  如果您想向被父母抛弃的小林航伸出援手,想帮小林航尽早凑够15000元,可拨打本报热线0431-89866777,或直接联系何喜峰13756019869。  记者 李奔



上一篇:外电盘点fb开测无人机aquila uber欲推汽车|冈比亚灯草 下一篇:新火车西站站内已经具备通车条件 具体|孙静雅百度影音